AC. 梦想

frank_c1

心怀敬畏

发布于2016年01月03日 | 暂无评论 | 1,032阅读 | 作文足迹

相信神圣的人有所敬畏。如人之根本,无可亵渎。

——题记

人的一生中,总有些值得敬畏的存在。

敬畏的对象各不相同。或敬畏宗教中的神明,或敬畏浩瀚的星空,或敬畏无尽的自然。这些存在,似乎浩渺无边、神秘伟岸而又无处不在。于是人们才对之又敬又畏。敬,是为它们的伟大和崇高而由心底感到的敬意;畏,是畏惧自己偶然间不当的行为被这些伟大的存在所感知,而受到精神和心灵的谴责。于是便有日复一日清修的僧侣,只为不负本心;便有平日里坚持帮助他人的道德模范,只为多积善缘,终无愧于心。

却有人对此不屑一顾,认为所谓的这些存在本来只是虚无罢了,又何必要敬畏?于是便有光天化日之下偷窃的恶劣行径,便有撞到老人后逃逸的不负责任。有的人有所敬畏,心中就有底线,世界就有了真善美;有的人毫无敬畏,更妄论底线,世界就有了罪恶。原来,善良与罪恶,差距并不如人们想象得那么大,只是在于敬畏与否,一念之间。

有所敬畏,并不是迷信宗教,亦不是信仰虚无。我们所敬畏的存在,只是一个载体,其实在那信念的终极,是我们的心灵。是的,我们只是敬畏我们的心灵。心灵值得敬畏,因为它无时无刻不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。康德曾说,我们敬畏的,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,一是我们心中至高的道德法则。心中的道德法则,作用更甚于法律,它规范我们的行为,时刻提醒着我们的行为是否恰当,是否合乎道义。

反观历史上品德高尚的人,无一不心怀敬畏。子曰:“君子有三畏,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,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,狎大人,侮圣人之言。”孔子作为一代圣贤,尚且有三畏,何哉?因为他将这些存在的地位提高到敬畏的层次,心中便有谦卑,精神便有信仰。时刻敬仰着天地圣人,不敢逾越道德的限度,久而久之,人的修养自然也渐入佳境,是为君子。孔子的才得,兴许与此也颇有关系罢。

心怀敬畏,才有心灵灿烂的阳光;心怀敬畏,才有心中坚定的信念;心怀敬畏,才有内心无匹的动力。只因心灵有了寄托,生命的根本才在敬畏的力量中而愈显璀璨。